《这才是思维》来自微博@floweringsky 的读后感分享

来自微博书友@floweringsky 关于《这才是思维》的读后感分享。

因为这般的自大与偏见,这般的无知与轻浮,这本书看完,留下了惊喜,不仅仅是内容,而是这阅读的过程又让自己察觉到那可笑和试图摈弃的自满,我还是没有做到,我想知道何时我能做到,或者能不能做到对我重要吗?

“本书不是为了给人们带来愉悦的阅读体验而写的,这不是它的目的。愉悦的阅读体验无法帮助你改变你的自满”

好吧,我承认无论如何,作者是一个心理高手,他一眼就看穿了我这种类型的读者。有心思关心思维的人都是喜欢体验阅读愉悦的人,这些人多是有心理巢臼的人,如他下文所揭示的那样,而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没错,所以,我一下子被作者准确捕获读者疑虑的能力折服,我喜欢这种直截直捣黄龙的口吻。“人们对自己所具有的思维品质十分自得,我们有多种理由相信人类思维是多么神奇。自伟大的希腊哲学家出现之后的大约2400年,除了数学之外,我们对人类思维无所贡献,所以我不认为我们应该为自己的思维洋洋自得。他这一盆冷水浇得没错,最伟大的深邃的思想已经存在几千年了,我们并未进步过,如果不是在退步的话。

然后,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想看看他的解释。

解释是:我们的历史、文化、教育与社会,论证、真理和逻辑成为了人类思维的核心。被寄予厚望担当思维研究的心理学,沉迷于测量与分析,从而得出对人的分类以此类预测人的行为。(其他社会科学,社会学、经济学、也是如此;而哲学,则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逻辑主导的,维特根斯坦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实际上感知比逻辑更重要。这一点从人类历史开始,就被忽略了。这又是为什么呢?爱德华的解释是”人类的大脑天生就不是用来创新的“,这真是语出惊人。该有多无知才能如此无畏该有多自大才能如此自负做出这样的论断,我的第一反应是。但是他很聪明,用”沙滩模型“将心理学的认知理论通俗易懂的呈现出来,他做的很棒,我不得不替他股掌。世界上的道理一通百通,或者说世界上的道理就是那么些,他说的沙滩模型,就是社会学里的偏见,心理学的认知沟壑,柴静说的蒙昧,他说的创新就是思想的独立,摒弃偏见,我知道他要说什么。

所谓的”沙滩模式“就是信息、经验、情感、理智与本能在大脑中留下的痕迹形成了我们认知的模式。每个人初生的时候,认知世界就像一片沙滩,光滑无痕,随着年龄和经历的增长和变化,我们经历的事情逐渐在大脑中留下印象、情感、理解和思考,就如同被雨水冲击的沙滩留下一个个连贯或者零散的印记。被反复重复的强烈事件会形成以一系列持续的情感、记忆和感知,成为我们大脑中的固有模式,如同被一道水流不断冲刷的沙滩会留下一个清晰深刻的沟渠。

在认知科学当中,认知的固有模式是必要的,因为这是人进化出来的本能的一部分,经验与记忆可以帮助我们预测,以使自己做出恰当的应对;经验也可以帮助我们判断,规避风险和理性选择。也正以为这同样的东西,我们陷入无法创新的巢臼。追求舒适与便捷也是思维的本性,就像一旦沟壑在沙滩上形成,雨水再来就会顺着沟壑流动而不会再想初始那样四处流动了。为了追求判断、理性我们发展经验与分析并形成既定的思维模式,当新的信息出现时,我们按照已经形成的观念、思维习惯去处理它,这样既简单便捷又没有出错的风险,在应对环境没有发生变化的情况下是最大的理性选择。但是如果,情况发生变化了呢,毕竟时间与空间都是变化流动的,谁会在同样的环境中应对同样的人同样的事情一辈子呢,就是有这样的境遇,如果初始形成的经验就是值得商榷的,未必是最有效地方式,我们是不是要寻求改变呢?

什么会激发改变?还是信息。这里的信息不是狭隘的信息本身,还包括冲突,矛盾,不满也是信息。为了避免既有模式的打破,人可以选择回避信息。人在这方面的能力也是强大的,自我麻痹,选择性忽视,自我安慰,阿Q精神,或者选择性迟钝,如果矛盾信息出现的频率很低强度不高而且本人对矛盾的敏感度很低,这些方法是很好用的。大多数人的生活都证明,回避矛盾是人的本能。人为什么回避矛盾,因为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个理性选择。矛盾并不是频繁发生的重大实践且对矛盾的敏感度不高,那么混沌的状态是最舒适的,为什么非要那么清醒去问那么多为什么? 特别是当本人对解决矛盾的意愿和能力不强列不自信的时候,忽略就成了上佳直选。所以人回避矛盾的意愿是跟对矛盾的感知程度和解决矛盾的能力预测成反比的。回避矛盾的意愿越强烈,寻求改变的动力就越不足。

规律,我再一次看到了规律。偏见并不是一开始就是偏见,它的形成是一个合理的过程,在它没有成为偏见之前,它是一个没有倾向的认知,每个人因为自己的生活环境,生活境遇形成了自己的认知,只有在这些认知应对不得不面对的矛盾与冲突时,不得不令人作出更和常理的改变时它才能为了偏见。而我们已经以来这些偏见生活了很长时间,如果抛掉它就像是抛掉了拐杖会直接倒在地方不知道怎么爬起来,有多少人愿意挑战自己匍匐在地上仰望世人行走的勇气?又有多少人坚信自己可以站起来,并且稳健的向下一个目标走去?这样的人很少,所以对自己真诚的人很少,坚持对自己真诚,始终要自己保持自知之明的人很少,人人脑子里驻着高墙,自己的偏见流不出去,别人的信息流不进来。我们都不知不觉生活在自己给自己打造的蒙昧里,大多数时候可能还洋洋自得。反思的本质是不安,这是危险的,即使是喜欢反思的人也需要不断接受自己的犯错不断推翻自己不断重构自己才能一遍遍冲刷自己的心灵沙滩,把各种偏见抚平,让崭新的印记可以一再呈现。

作者说的创新也是这个意思。跳出既有认知模式的巢臼、勇于挑战自己形成的经验、对这个低智商的社会保持警醒的态度、对这个谄媚的媒体环境保持有洁身自好。让思维的肌肉不要僵化,让信息的大流一遍一遍的冲刷,让自己不断的暴露在不安中,并且勇往直前。

一个成功的创新往往事后被证明是合乎逻辑的,注意是事后。

是因为它是合乎逻辑的所以得以被创新,还是它是一个创新的思维所以必然是合乎逻辑的?这是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在创新体现价值之前,你不知道它的价值,就算是逻辑本身也证明不了。但我们大多数人,还是愿意认为,逻辑才是创新背后的力量,是因为逻辑才有了创新。而逻辑归根结底是来自,论证与分析。

价值是一个需要检验的东西,所以必然是后置的。逻辑就像是妖精本身,而价值是妖精替身,替身出现之前大家都不知道有个妖精的存在,替身出现之后大家才知道妖精的存在,然后像孙悟空一样大喊一声“妖精”,一棒下去,打出它的本身,让逻辑现身。

这对替身有点不公平,对创新有点不公平。我们不能无止境的淹没在逻辑与分析的汪洋中,作者指出 “因为创新更多是一种感觉上的事情”意愿、直觉、灵感。

创新之所以困难,不仅仅因为它违背了人的本性,在逻辑推理与分析中被淹没,还因为创新的道路往往是不对等的。A通往B的康庄大道是我们的既有模式、偏见、经验,我们很难去向C也是一条风景不错的道路,但是在岔口上我们看不到C是另外一条越走越宽的路,相反岔口往往是比AB更窄的,但是如果走上了C,回头看就会发现它其实仅仅是入口的地方窄而以。

我们一生会不断遇到这样的岔口,每次岔口都是一次创新的机会,而有多少人认为这是一个机会而不是一个风险呢?

只有那些对人生态度有创新精神的人才会在一些岔口上作出选择。从这个角度来讲,思维的创新不仅仅只是思维技巧上的创新,而跟人生态度的创新是合而为一的。所以我也理解了为什么作者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语出惊人,因为他藐视这个既定的世界和它传递的规则。他很聪明,有足够的学问与才智去做这件事情,而且他因此获得财富向他证明了他的观念是有价值的,不然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买单。于是他的大胆的展示自己的无知就没有那么无畏了。他在认知、心理、大脑和创新思维上确实是一个有独到见解的人,但是这依然不能说服我同意他对艺术、政治、社会的理解。在我个人看来,这跟孩子任性而自以为是的见解查不多,相比他对艺术、政治和社会与思维创新的论述观点,我更欣赏他表达观点时的自信,这让我看到一个人只要在自己有所专长的领域懂得比别人多一点就好了,对其他的东西可以论述,在外行面前可以论述得多一些,但是在内行面前还是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