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真的有用吗》来自小智妈妈的读后感

原文链接:教育的目的是什么?-上学,真的有用吗?之读书笔记 (写于2012-06-13 )

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没上过学,你今天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要你明天就立刻辞职,你最想做什么事情?

如果你财务自由,你理想的生活是什么?

是不是有时还庆幸自己考上了大学,才有目前很好的工作,不错的薪水,有房、有车、偶尔还能去旅游?甚至有时还后怕,要是我考不上大学,我是不是只能做着辛苦卑微的工作,流汗流泪、报酬甚至还不够糊口?甚至在毕业多年的某个夜里惊醒,一身冷汗,梦见自己在某个决定人生的考试因为某个题做不出来而抓耳挠腮?

在e度的论坛看到一篇很火的帖子介绍北京的小学情况,里面好像有段说家长们你们就是要挑好学校,人就是要二、八分,只有20%的学生才能考到很好的学校,以后有很好的工作.似乎有了好的工作人生就万事大吉?

我熟识的一个人的孩子在北京著名的寄宿制小学毕业,目前在初三在读,高中已有着落,声称就是应该考试,就是要把尖子生差生区别开,你知道北京的情况考试成绩低1分,一操场的人就过去了,就是要学会竞争。她告诉我她的女儿从出生到现在,在北京出了家门就是学校,从没有自己去过什么地方,主要他们不放心.孩子也不乐意去任何地方,除了看小说没任何别的兴趣。她告诉孩子只要你考上好学校,其他事儿爹妈来办.哪怕以后不工作,爹妈以后养着你都行. 这就是教育的目的?

看这本书的时候感觉很奇怪,我不得不经常放下书,思考约翰的话。我介绍下作者 – 约翰.泰勒.盖托在曼哈顿当了三十年老师,曾于1991年当选纽约州年度教师.同年愤而辞职因为再也看不下去学校对孩子的伤害.在华尔街日报公开发表的辞职信中写道:大卫四岁就认字了,而雷切尔要到9岁才行.五年的差距算不得什么,在正常的发育中,当他们到俩都到了十三岁,你不能断定谁在先、谁在后。但是在学校,雷切尔会被贴上“学习障碍”的标签,大卫会被拖着慢下来,大卫被教得要依赖我、听我的命令、学会何时开始、何时停下,而他也不会离开对我的依赖。像所有的学校的事情一样,所谓天才,学习障碍这些名词都是凭空编造出来的,起源于可疑的价值观,而我们从未对之加以审视,以为他们维持着上学的神话。

记得印度有个电影地球上的星星讲述的一个有阅读困难症的孩子依夏,被学校的考试折磨的死去活来,最后不得不转校,也得不到父母的理解,差点抑郁症,所幸遇到一个好老师,发现了孩子的画画天份,这颗星星从而变得璀璨夺目。

你对学校的认识是什么?义务教育在什么背景下被强制推广?这套制度从何而来?约翰在书中提及亚瑟.卡尔霍恩在<<家庭社会史>>写到:“通过公立教育手段,达尔文和高尔顿的梦想就要实现。”科学控制人口的目的就要实现了。书中约翰在给一个葡萄牙的大学生回信中回复他对几件事的态度,其中之一是达尔文与华莱士之争的意见.约翰回复到:我对达尔文和华莱士两种理论的核心只说没有什么见解,可是我猜你更感兴趣的是达尔文如何名垂青史,而华莱士又如何被人遗忘。达尔文声称:生物进化是通过致命的竞争完成的,这种竞争优胜劣汰,使弱小的不能繁殖;而华莱士则称,适应和合作起了重要作用。关于达尔文胜利的话题,肯定从来没人告诉过你,达尔文特别富有(高帅富J,出入许多国家权贵的圈子.他曾经接受英国教会牧师的培养,而非科学家的训练.华莱士的出身比较低,他最同情那些必须辛苦工作才能勉强维生的人如果他仅是个科学家人们不会以为他古怪,可是他将这些信念带入政坛,惹怒了达尔文所在的社会阶层.简而言之,达尔文的理论为帝国主义、全球化、种族主义、殖民主义、自由贸易经济以及19世纪英国的种种行为加上了科学的注解。但是假如协作式的生活确实显得更好,就像华莱士说的那样,权势的世界就会翻个天。

 

现在可以指出义务教育的目的是什么了:为了权贵们统治世界、控制人类行为。为了这个目的,我们被教育的没有思想、跟着老师的指挥棒、失去了最原始的上学动机。义务教育筛选出那些那些愿意服从的未来的工人,职员。良好的道德价值、公民能力、自我发展让位给了:成为商人和政客的人力资源。是的,一小群玩偶和一大群操偶者。孩子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他们觉得出自己正在被学校杀死,所以他们才这么讨厌上学。

还有约翰在书中讲述了一个你一直怀疑的一个大秘密:人的外表在精英大学里是一个总要的过滤依据,如果你长得丑、笨拙、不够健壮、不优美,没有风度,你被耶鲁或斯坦福接受的可能性机会几乎是零。对于一位精明的观察者,你的外表透漏了很多事情,能够显露出你是否扛得起这所大学的校旗。似乎精英学校就是一个大的优生项目,为什么你的学校从来也不提及此事?

 

在一个复杂的社会里,灵活的人才最有可能生存,但是学校只奖励死板的、守纪律的人。问问你自己在学校里学到了什么有用的东西?无论是赫胥黎还是高更,都没有在学校学会任何有用的东西。任何学校能教的东西,在学校之外都能学会。在学校我们他们时间都浪费在低级简略的机械记忆上,这种教育缺乏任何价值。学习不是学校所关心的,“赢“才是。学校关注的不是思想或表现的质量,而是进入赢家的圈子。这下你终于明白了。愚化大众、挫败他们、把他们一个一个孤立起来、弃掉那些不听话的人,这些全部对管理、经济或者政治有利。

也得讲一讲事情好的一面,一旦你了解了现代教育的逻辑,就能很容易的避开他设下的陷阱和机关。学校把孩子训练成雇员和消费者,你就应当把你的孩子教成首领和探险家。学校训练孩子服从,你就应当教自己的孩子批判和独立的思考.学校的学生很容易厌烦,你要教孩子你的孩子培养内在的精神生活,永远不会厌烦.你应当交他们读严肃作品、成人的作品,.涉猎历史,文学,哲学,音乐,神学,所有这些话题学校教师肯定会回避.用孤独挑战你的孩子,让他们乐于与自己为伴,与内心对话.你的孩子应当过更有意义的生活,他们做得到。

那应该怎么做呢,不要把他们当孩子。童年的确存在,但是在我们允许它存在之前,它早就消失了。我不由得开始担心我的孩子是否七岁之后还显得特别幼稚、如果到了十二岁还没有急于担当自己的角色,没有拆掉自行车的辅轮、没能游走伦敦、参加百英里自行车大赛,没能为邻里做长足的贡献还得收入最使自己经济独立,如果你还看不到这些,那一定犯了严重错误。甚至到了七岁还不会从事情中学到真理,那你就要反思。把他们当做跟你的天性和智慧一样的人,你们应当彼此分享:你有比他们丰富的经验和成熟的理解力,而他们有天生的适应力、聪明、想象力、奇特的眼光、以及对自主的渴望。 

 

当然书中还有一些操作上的指导,这是节选其中的一部分:把年轻人投入震动神经而又令人兴奋的真实生活中。让他们进行横跨州的旅行,自己组成法庭审判自己的的案件,让他们自己做生意,上公众讲坛自己去演说、参与政治。约翰让他的十三岁的学生独自漫游纽约市的五个区。有些人走曼哈顿、其他的人走了不同的区域,然后进行比较,考察人们的衣着、谈话、建筑、橱窗展示,把这些第一手的观察与采访和图书馆搜集的资料结合起来,记录下那儿的人和他们行业。他们一个个地方分别去,他们描绘并分析自己的所见。力图抓住这些地方的主要特征和功用,写下供他人看的旅行指南。这是老师与学生的家长们在瞒着校监的基础上完成的一些课程,很不容易。

看书的时我也不断回想自己的童年,少年时代,那些令我记忆深刻的都是与真正生活沾边的事儿。而不是做在教室里听人传授,老师们讲的那些话我一句也没记住。是的,全部没用。夏山学校里也提到好些孩子在决定参加大学入学考试之后,两年时间也考取了想去的大学。那我们的那么些好时光真的是白白浪费了。

“上学“不等于“受教育”。我们不是为了获得知识的碎片、而是要让自己最终成为一个完整的、能够把握自己命运的人。每个生命体都有内在的时钟,让它指引你与可以传授一技之长的人接触,努力寻找真正的自己。

书中深红色字摘自《上学,真的有用吗?》作者:约翰.泰勒.盖托

发表评论